校 長 序


當代藝術最大的困境,應該是沒有觀眾。經常可以發現,美術館堛漱u作人員比觀眾還多。民眾對於美術館裡的當代藝術展示(特別是前衛藝術),總是充滿疑惑、嘲諷、排斥,最後是不屑的遠離。
  

許多人非常的困惑,甚至憤怒的認為,為什麼要把納稅人大把的預算花在美術館,花在那些既不美,又沒有觀眾的展覽上。沒有觀眾,美術館作為展示與教育推廣的功能就喪失大半,就等於說香花沒有香味,吸引不了蜜蜂一樣。那麼,為什麼當代藝術家總是做一些既不美觀,又難以理解的「東西」?又為什麼,國際上最是頂尖的美術館偏偏都在展那些觀眾看不懂的「 東西」?是自命清高,還是自以為是?
  

事實上,從歷史的經驗可以發現,藝術家總是走在歷史的前頭,總是不被當代的人民所理解。就好像二次世界大戰後,成了大名的畢卡索,他總是被一些觀眾的提問所苦惱的一樣,許多人認為他的畫價很貴,都是畫商炒作的結果,畢卡索對於那些充滿疑惑的觀眾的最終答覆是:「你不懂德文,並不等於德文不好。」
  

藝術家通常只是忠實於自己的信念,並依據自己的藝術感知從事創作,他通常很難兼顧觀眾是否能理解他的作品;藝術品應該如何被解讀,或是被定位,那應該是屬於美術館、評論家、藝術史工作者的工作。觀眾最後可以經由透過學術評價後的展示,慢慢的去理解或欣賞藝術作品。
  

作為一個學術機構、作為一個美術館,我們總是必須面對難題,不能避重就輕。因此,每一年,我們總是會引介一些在國際上、或在學術上已經冒出頭角,但是不被國內民眾所熟知的藝術展示。這是一項吃力又不討好的工作,但卻是值得去做,而且應該做的工作。
  

「中國紋身--任戎個展」,是靜宜大學藝術中心、朱銘美術館與清華大學藝術中心經過一年多的企劃,共同推出的華人新銳藝術家的展覽。任戎目前旅居德國,並在德國漢堡市立造型藝術學院擔任客座教授。這次的展覽,既延續了他多年來運用剪紙手工技術精心培植的「人•植物•人」原創造型,又在作品中包容了20至21世紀既普及又富視覺誘惑力的圖像媒介(攝影)。
  

我們很高興藉由藝術家不同的視野看待俗世週遭的一切,它可以提供人們不斷反思的機會;也很高興有一個不一樣的展覽,它告訴人們原來藝術也可這樣的自由自在。

靜宜大學校長    俞 明 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