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序 專文撰稿 作者序 作者簡歷 作品欣賞 茶會照片

img

創造性的回應世界與超越自然: 記伊誕˙巴瓦瓦隆的靜宜個展

文: 靜宜大學藝術中心主任 彭宇薰

  如果大自然是所有人類的原鄉,那麼人類對原鄉的回應與反饋是何其多樣與多姿! 我們畏懼它,也渴慕它;一方面利用它,另方面也被其所反嗜。無論如何,原鄉向來是滋養人類的母體,我們與它的關係形塑了我們的本質,更成就了人類的特殊風景。無庸置疑的,伊誕˙巴瓦瓦隆的紋砌刻畫作品,正為我們提供了人類反饋大自然的藝術典範之一。他從母文化汲取的養分,蛻變成一種極具風格的現代性視覺語彙,為台灣的藝術文化提出了相當獨特的貢獻。靜宜大學藝術中心很榮幸能邀請伊誕,與我們分享其近年來日益成熟精煉的創作!

  自幼即浸淫在屏東大山、清水與馨風而成長的伊誕,以多樣化的文化傳承而著稱。他拍攝紀錄片、教授排灣族母語、傳承原住民藝能、與推動原住民文學等,在整個臺灣原民自我認同的歷程中,親力親為又廣泛而深入地參與。2009年莫拉克風災對原鄉的摧毀成為他藝術創作轉化之動機,伊誕透過一刀、一刀砌刻的動作,把自己內蘊於血液、心靈、思想裡的祖傳元素體現出來,無論是祖母的神話故事或是石板屋經驗裡的情感與溫度,這些不斷湧現的記憶,最後幻化為美的傳承。一開始有可能是療癒、修行性的重複動作,隨著時間的累積與形式的堆疊,其作品格局愈來愈大,內容愈來愈見細膩與醇厚。

  我想到德國心理學家佛洛姆曾經說過:

  只有當一個人…變成開放的、有回應性的、敏銳的、覺醒的、空虛的(用禪宗的說法),他才能泰然。泰然狀態意謂對人與自然充分關切,克服隔離與疏離,而體驗到與一切的存在之物合而為一­。­……它意謂具有充分的喜悅與悲傷能力,或者,換一種說法,從一般人所處的半睡眠狀態中覺醒,充分覺醒。假若能夠如此,也就意謂著具有創造性,即是對自己、對他人、對一切存在之物,能夠反應與回應;是以我真正的、整個的人,對每個人、每個物來做反應與回應。……那是把世界如其本相來看待,並且體驗到那即是我的世界,是那由我創造性的瞭解而被我創造的與改變的世界,因此這個世界不再是「那邊的」陌生世界,而是我的世界。(取自《禪與心理分析》)

  這段也許有點神祕性的說法,似乎頗符合伊誕的狀態,可不是嗎? 伊誕的敏銳、覺醒與其創造性的回應,使他有充分喜悅與悲傷的能力,並在與一切存在之物合而為一的精神裡,進入超越自然的境界,而相當成熟穩健地邁入「泰然狀態」。無論是萬物之眼、百合花、百步蛇、或是勇士的表達內涵,皆是一種由他創造性瞭解世界的詮釋,而我們所體驗的,即是透過他所創造與試圖改變的那個世界。終究而言,那個世界不僅是他的世界,也是我們的世界。

  我們祝福伊誕的世界長長久久。謹此,是以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