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序 專文撰稿 作者序 作者簡歷 作品欣賞 茶會照片

img

相遇,在那端森林

自序/伊誕.巴瓦瓦隆

  我喜歡森林,喜歡森林的沈靜與神秘,森林像教堂,靜寂的讓人學習敬畏和祈禱;森林是教堂,走進時會經驗與自然大地相遇的心靈態度。

  我一直認為,人類離自然大地越遠時,越會回想與尋找來自它的美麗和給人純真的價值。小時候,為了堆積家裡的柴火,祖父常帶我走進山林裡砍柴,而每到盛夏,農作物快要收成的熟黃季節,祖母也常帶我們走往佈滿金黄米穗的田地,那些記憶中穿梭於森林間的路徑,和原始大地的味道,都常以新的語彙浮現在現實的生活裡,與我的內心相遇、對話,尤其自2009年,莫拉克颱風造成大地的浩劫災難之後,迫使部落從山上遷徙到山腳下,生活空間雖然離都市近了便利了,卻慢慢失去了另一種永續樸真價值,失去了每天閱讀森林大地芳香的書海和呼吸節奏。

  這些年,在視覺藝術的創作上,我想尋回來自原鄉的純真記憶,創造生態神學的省思路徑,因此以《紋砌刻畫》為創作風格名稱,定義自己新的藝術書寫形式,這概念原自原住民排灣語的vecik,意旨傳統中對一切紋路的觀察與描繪,如文字線條、刺繡圖案、服飾花樣、木頭刻紋乃至大地形成的紋路,都稱為vecik;疊砌的石頭、山稜線條,也是vecik。而ve-ne-cik是動詞,有寫字、刺繡、雕刻的意思,這是原始古傳的「書寫」方式,比如女子刺繡(ve-ne-cik)在衣服、頭飾上,男子雕刻(ve-ne-cik)在木器與石板上,這些動作都是為了展現部落中的生活美學,ve-ne-cik的字根是vecik,就是眼睛在大地、衣飾、住屋、器具上所看到的線條、紋理和各種視覺的圖樣。我將原藏於土地、山林和萬物的永續「紋」路,及祖傳石板屋反覆疊「砌」的文明質感,以雕刻刀「刻」出層層疊砌的紋理線條,最後「畫」上不同季節變化的色彩,即完成了《紋砌刻畫》作品。

  除了希望透過「紋」路疊「砌」雕「刻」「畫」色的創作過程,重新開啟vecik這句古老語彙的美藝概念外,也試著探索原住民的人文藝術裡所賦予的自我意識與論述,延展原住民藝術美學的疆界,藉著vecik的現代藝術書寫,傳譯原住民人文藝術的深沈內涵,乃源自於對大地森林、對海洋世界的敬畏和大獨到哲思。

  內心歡悅擁有生命中的藝術創作旅程,使我有機會與人們的藝術思潮「相遇,在那端森林」,「那端森林」意涵著人類生活美學那浩瀚無邊的畫框,更隱含著人與生態大地之間相互依存的永續關係和彩繪的心靈故事。感念藝術閱歷讓自己富足,我覺得人生擁有的至高財富,莫過於得到充實而珍貴的生命經歷,我們需要追尋將遺忘的純真,需要抓住那些深刻的、明亮的、幽默而友善的記憶,化為藝術創作那可觀看的香氣。如果說藝術創作是不斷創造人類新的生存價值的話,藝術家的生命經歷應該就是藝術品的重要結構和視覺張力,透過藝術的創作展演,激發新的優雅和美麗的另一個永不遺忘的生命痕跡。

  我將持續奮力創作,試圖把內心的原真符碼和文化語彙的精髓,轉譯為可「相遇」的景緻,堆疊要「在那端森林」分享的內在和諧與盼望重生的當代美藝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