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

為傳統山水造型

文-李展平

[ 色與墨匯流 ]    [ 臥遊山水間 ]     [ 萬李松風圖 ]    [ 回首頁 ]


色與墨匯流

        于傳騏(Yu Chuan-Chi),祖籍山東文登縣,1961年生於陽明山,自幼跟隨父親導讀古文研書法,浸淫於舊文人風懷裡。及長,考進文大美術系,擇傳統山水為終生創作。初受教李大木、曾紹杰及史紫忱諸家研金石書法,臨古帖名碑之神韻,揣摩「骨法用筆」的內在力量,掌握氣韻生動的國畫特色。求學過程受業於黃磊生、田曼詩、歐豪年、江兆申諸名師指導啟蒙,其中受歐豪年及江兆申教授影響甚深,于傳騏(Yu Chuan-Chi)自述:「歐教授山水清音奇突佈局,河流蜿蜒發光,墨韻鬆而不散,山川如天河倒影;而江教授文人畫氣息濃厚,是自然主義心靈記錄,是心靈與自然最真實呈現;仔細觀察境外之韻,博體古老文化的精神底蘊;如今大師猝死,亦是一代悠遠精深文化傳承斷裂罷。」

        1988年9月,于傳騏(Yu Chuan-Chi)背起簡單行囊居旅法國,一介藝術青年,為擺脫傳統國畫桎梏,循自然山水的精微反應,回歸於廣闊的海岸、沼澤、河湖、偏遠的荒野與森林,讓自然於盈水原野,與我們肉身之源,站成一片田野,讓人性中「潔淨」質素,浮漾在水澤上,靜靜在蘆葦間漂蕩、、、秉持赤子之心,直接表現人與土地、河流、山水互動的感情,也許大地之泉,即是他創作之源。初到法國,于傳騏(Yu Chuan-Chi)常仰望高高上空星輝,一粒粒,一簇簇尋找,記憶中的星輝,有徐志摩:「尋夢、尋夢,向青草更青處漫潮,滿載一船星光,在星輝的斑斕裡放歌、、、」,有劉鶚「老殘遊記」所寫:「歲月如流,眼見斗杓又將東指了,人又要添一歲了。」這種遙望北斗星的歷史呼喚,這種寒星照孤影的天涯旅情,鼓動他另一次航程的起點,披起皎白月光,繼續地球村的無垠觀照,直到雲影隱退,把自己身影交給陌生底城市。

        由於傳統國畫困限因襲僵化狀態,在公寓冷氣中「造景」結果,造來造去盡是別人的境,難怪李可染道:「中國畫糟粕就是公式化,元代後公式得很可怕,很多山水畫一點感受也沒有,脫離真實。」為了避免複製風景,千遍一律的枯淡畫風,囚禁自己的創作生命,他學西畫焦點透視、色彩學、光的原理等,擅於主觀心靈的自由馳騁,藏身於私祕的心靈花園。

 

臥遊山水間

        或許得自傳統「天人合一」的宇宙觀,于傳騏(Yu Chuan-Chi)自許為「大地之子」自我放逐在山海河湖間,捨塵世繁華之美,守著夜,守著海,守夢中山水,讓霜花覆蓋頭髮、衣襟,而遠方,在看不透的風景,霜花在冷凜中凝結,春自冰雪中裂開,雪溶自月光之河,在他的眼中:細雪、冰雪、千堆雪,如此細緻變化,是自然界中小精靈,亦是中華文化特有的歌詠對象。故在水墨領域,永遠忘不了中國人文的深邃厚重。

        他的畫不獨是線形和墨韻底流動,而是將新的創作技法結合對城市風景的意識,一方面致力於呈現瞬間意境最細膩變化,例如:天空的顏色、季節轉換、水光倒影,以自然主義為基礎描寫眼前實景,進而捕捉光影變化,可謂「彩墨的文人畫」清澈明晰,曾經美妙、曾經風發、在彼方、多苔蒼潤的山脈,永恆地滴水,如周夢蝶詩:「我是寒凍中一滴不結冰的水。」于傳騏(Yu Chuan-Chi)山水畫線條簡約,大量使用原色與深色對比,他的四季情懷作品,一筆中包含濃淡多層次色階,由無數細線排列組合的自然紋理,具有速度感,一片光的閃耀─只見山頭花香滴落,眼前大千世界千層雲湧,讓我們傾聽、尋尋覓覓,如詩人波特萊爾言:「自永琱予漼之變幻,自歷史中抽離出詩意。」因他巧妙掌握色彩中最無常、最難捕捉的部份。他作品似無邊花雨紛紛灑落,而光幽柔浮動,引觀者飛渡更遼遠、更迷濛幻境。整個季節充滿陽光的流動啊!

        靜觀于傳騏(Yu Chuan-Chi)畫作,深感:「他創造新風景光感,色彩、光與空氣,水與流動,是空間與時間的神秘透視。」易言之,他的畫有一種溫度,在不同地域或季節,與陽光、氣流、距離與物體,共變而產生多層交疊的光影色彩。有台灣早期印象派技法─飽滿色彩、陽光晴美之感。原來中學時代,先受西畫啟蒙,尤喜印象派風格,故彼時參展作品多為水彩畫。旅法後創作不懈,亦獲得幾次重要大獎,1995年,作品獲法政府邀請,與旅法大師趙無極、朱德群等名家聯展,引為創作生涯最大殊榮。個子不高的于傳騏(Yu Chuan-Chi),架副薄金邊眼鏡,眉宇間有三十年代畫家的詩卷與堅持。

        他說:「畫黃山與長江三峽,能表現中國人生命哲學;畫富士山與阿爾卑斯山,同樣可表達傳統中華民族特殊的感性與氣韻。」他對傳統山水泥古、復古憂心不但滅損藝術創作價值,亦使傳統水墨普遍缺乏時代精神,在異國黃昏,凝視塵世勝景,它的陰陽相生 動靜相融,天地人合一,原已觸動吾內心最深秘鄉愁啊,作品心靈晴空,深藍海水,宛如人間淨土,作品飛醉山林,柔媚的粉紅,深紅,天姑與樹影舞動,美得令人心疼。

 

萬李松風圖

        于傳騏(Yu Chuan-Chi)結束流離歲月,觀察日月星辰及風雨山穿變異的自然定律,有感大地宛如細胞中染色體,在分裂中有無盡之變,所謂望山穿遍群神,有中國人敬祈天地的山川信仰,有對渾圓大地精神投影 是知世份子的生命歸鄉,如吹起的萬壑松風,穿越古今萬古愁緒。

        緣於對傳統水眷戀,幾千年來幽靈般的千里山松,在水影山影 松影竹韻間,透過于傳騏(Yu Chuan-Chi)瞬息萬變的光遠景,近景表現時空幻變,故我們看到的是不斷自省的山水,雖異國風土,軟軟的饅頭山唯光影色彩純淨,有傳統水墨的銜慧續命文化傳承,不仿古的山水造型 活活潑潑,行雲流水,婉轉柔美,從東方人山水清音,進入法國的風采,線條舒美,配景富麗,別有一番深蘊於心的迷人氣韻。

以上文章摘自台灣月刊 TAIWAN MONTHLY(中華民國86年12月號,180期)


[ 色與墨匯流 ]    [ 臥遊山水間 ]     [ 萬李松風圖 ]    [ 回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