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柏川年表繪畫風格之詮釋畫作賞析繪畫評論回主頁

作者:張正霖

        保羅•里克(Paul Ricoeur)在其《論詮釋》(De L’Interpretation)一書中曾採用了一個對詮釋的定義:「我們把詮釋學看做統管註釋規則的理論,即是說,看做被認為是原典的詮釋,或看做被認為是原典值得懷疑的符號之集合」,由於時代的變遷,我們已必須在既有的基礎上,對郭柏川的風格、內涵重新審視。過去長期來,他的繪畫藝術被視為東方氣質的一種展現,特別是關於中國民族主義的論述,在這樣的氣氛中,忽略了台灣歷史發展的真相,無法嚴謹地根據社會與文化的立體層面來分析。郭氏交錯於台南、台北、東京、東北、北平的空間與社會場域之中,交錯於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意識型態之中,應證了台灣在文化發展上的多元性,主體的認知傾向也隨之多元化,包含了對審美價值觀的認知,優勢文明留下了深深的刻痕。郭柏川的創作歷程,具體而微地展現了上述特性。


關於郭柏川之主要著作為:

1.    黃才郎,《台灣美術全集(10):郭柏川》,台北:藝術家,1993。

2.    王家誠,《郭柏川的生平與藝術》,台北市立美術館,1998年1月。

3.    李欽賢,《氣質、獨造、郭柏川》,台北:雄獅圖書,1997。

4.    李錫佳,《郭柏川繪畫藝術之研究》,民國78年6月,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至於其他人之短文、散篇,多沿襲上述四位的看法。其中黃才郎的論文為最早之開創性研究,李錫佳則做出第一階段整合性的貢獻,王家誠於生平資料蒐集上用力最多,而李欽賢的專書,對回復郭柏川所處之實際社會脈絡與美術圈極具分析能力,而1998年台北市立美術館整合多位學者之研究專文,所編輯之《梅原龍三郎與郭柏川作品析論》一書(台北市立美術館,1998),則為第二階段的研究整合,書中對郭柏川生平與藝術的詮釋,已經出現了差異,有持守中國論述與台灣之特殊歷史實況兩種角度。二手資料大致完備,文獻堆積的很可觀,可惜缺乏理解與詮釋之清楚脈絡,由於一手資料的缺失帶來許多的問題,特別是郭柏川採用東方符號象徵中的宣紙及毛筆後,由研究者們據此衍生出的中國與東方論述,某種程度上已經忽視了當時社會結構與歷史時空的一般狀況與實際條件。

按此處下載全文